中文 English
首頁公司概况新聞中心业务中心产品与服务成员单位党群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延长子站群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正文
疫情背景下,“十四五”能源發展亟需思考的問題
2020-08-10 07:53   審核人:   (點擊量:)

截至7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已經蔓延至全球幾乎所有國家,確診人數超過1500萬、死亡人數超過60萬。目前對疫情持續時間及其相關影響的普遍預測,短則12-18個月,中則3年左右,長則“更加深遠”。

非常時期,非常思考,當此百年不遇之大變故,更需勇于打破思維定式與框框研判能源發展“十四五”。

“十四五”能源規劃是否需暫緩?

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的全球化、長期化給世界政治經濟形勢帶來極大不確定性。對能源領域來說,一是需求難以預測,包括需求下跌的程度、延續的時間、恢複的節奏、疫後的情景等,此刻都缺乏做預測的基本依據;二是社會生産生活方式被改變,如出口附加的能耗、非必要消費的能耗、大宗原材料的貿易與物流等,這些能夠恢複到什麽程度,此刻也難以預測;三是很多基本情況、基本問題還在演變,形勢不明,缺乏共識,決心難下。顯然,在此背景下,預判2025年的能源發展非常困難,若將這些相當勉強的預測規劃進一步分解強化爲計劃與行動,無疑是不充分、不嚴肅的,理應慎作爲、等一等。

因此,能否暫緩“十四五”能源規劃,將更多精力用于近半年或近一年尺度的事情,同時進一步跟蹤研究、不斷調整完善,待時機成熟、共識充分再行定稿發布?

我國需要什麽樣的“能源自給”?

當前,除了低碳口號,還有“去煤化”和“控減油氣”口號。其中,“去煤化”往往借助環保、減排等理由,“控減油氣”則往往出于能源安全、能源自給等理由。二者的共同目的是建立一個以電網爲核心平台、風能光能等可再生清潔能源(以及核電)占高比重的能源系統。

排除部門利益競爭及資本市場博弈等因素,這樣的構想,初衷是美好的,但合理性不足,遑論可行性:一是,本次新型冠狀肺炎疫情揭示,越是精密銜接的産業鏈,對外界沖擊的適應性越差,而超大規模現代電網供需瞬間平衡、物理渠道單一、無法大量貯存、鏈接元件過多等因素都使其抵抗非電力沖擊的能力變弱。二是,中國煤炭最清潔高效的利用方式恰在發電領域,最值得大力整治減排提效的則是散燒等非電力應用,發電結構“去煤化”不值一駁。三是,中國油氣最大的應用場景並非軍工軍事或交通,而是鋼鐵有色化工等高耗能産業,優先消耗境外資源是産業升級的結果,在維持較高油儲、努力爭奪定價話語權的前提下,不僅不必人爲壓減進口,反而更應擴大進口,有意識保護國內油氣資源。

總之,中國在持續提高電氣化水平的同時,一是要堅持品類多樣化、來源多路徑、發展多模式、渠道多選擇的大國能源戰略原則;二是要保持極限應變能力,基礎網絡多樣化,分層分區可解列再平衡,適應潮流大規模縱深轉移;三是要紮實持續提高能效,在當前消費臨近達峰之際,將更多政策資源用于存量的優化與升級;四是要深度儲備,即儲備産品+儲備資源+儲備産能+儲備技術+儲備隊伍。

能源産業如何抓住高水平城市化的契機?

隨著全球政治經濟形勢不確定性風險提高,中國經濟暫轉內向,側重加強投資與拉動內需的概率同步增大。2009年四萬億規模的“鐵公基”模式救市中,能源産業借重化工業實現反彈,但“十四五”期間重複上述模式的可能性較低,與高水平城市化相結合才是中國能源的新契機。

在高水平城市化過程中,新興建築及存量改造將帶來熱、電、冷、節能等綜合能源需求,電動汽車、軌道交通等將帶來新的能源消費轉移,數據中心、5G等將直接帶來成規模的能源新需求,新型園區建設將帶來對分布式能源系統的新要求,更多垃圾廢棄物處理將帶來對燃燒技術的專業訴求。特別是在水務、電力、燃氣、供熱等高水平城市化的基礎網絡的搭建與升級中,電力等傳統能源企業在系統控制等技術層面、兜底運營等經營層面、政府監管等政策層面都擁有更成熟的經驗,無疑也擁有更大的競爭優勢。

“十四五”期間如何大力推進油儲設施建設?

新型冠狀肺炎疫以來,“負油價”事件、“歐佩克+”協調減産無力、美國油氣公司破産等一系列事件均預示著,如果疫情長期化引發全球經濟衰退,那麽油氣領域很難單純通過政治外交等手段被拉回高油價區間。因此,預計“十四五”時期將有較大概率處于相對低油價區間。而針對全球政治經濟形勢的極大不確定性,充分儲備貴金屬、軍火、能源、糧食、醫療物資等是底線思維的重要內容,不論是實物供應鏈波動,還是市場價格波動,都需要強大的儲備來緩解。

另外,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中國都將是石油進口大國,而進口國在市場中增加話語權的重要方式就是大規模儲油,這是討價還價、承受波動、減少被動、應對突發事件的必要措施。那麽,“十四五”期間就需要抓住機遇大力推進油儲設施建設:一是國家撥出專項資金,提高油儲戰略目標至180天(進口量),即比目前增容至少50%;二是在“三桶油”之外,組建專營油儲的國家隊,提高油儲專業技術水平;三是深化體制機制改革研究,探索將油儲業務與管網業務相結合;四是提前防備未來需求回升期報複性的控産提價,有意識地適度壓減國內産量。

核電應該加速還是控速?

當前我國核電機組在運47台、在建15台,合計62台,已經處于世界領先地位。那麽,是按照某些呼聲“每年開工6-8台”的速度一口氣沖上世界第一,還是從“十四五”開始長期嚴格控速?

值得關注的,一是通過對比切爾諾貝利與日本福島核事故的後續進展,可以確認內陸核電的災害影響遠遠大于沿海;二是目前海南、廣西、廣東、福建、浙江、山東、遼甯等沿海省份的核電發電量比重在15%-30%之間,已經達到或超過“發達經濟體18%”的水平,意味著風險概率已經超過發達經濟體水平;三是按照5-6年的核電建設周期,“每年開工6-8台”意味著將有40台左右核電機組同時在建,而全世界僅有3個國家核電機組總量超過40台;四是目前部分核電項目因技術因素導致施工拖期、成本增加,“大幹快上”缺乏技術能力依托。

總之,種種現象表明,“十四五”是我國核電的關鍵時期,沿海地區發展空間有限,因此“十四五”時期我國核電最需要的是精耕細作、樹立樣板、抑制過度商業化、專心于技術,而不是志在世界第一的規模。

大型國有能源企業如何爲經濟社會“兜底”?

較大規模的國資國企,始終是我國重要的制度特色與制度優勢,特別是在能源領域,除了履行各項政治責任、經濟責任、社會責任、生態責任以外,部分大型國有能源企業在産業生態系統中還充當著重要的“兜底”角色。尤其是在遭遇經濟不景氣、面對各種不確定因素的情況下,唯有大型國有能源企業可以保持持續大規模投資以緩解供需矛盾,可以承受低回報率以平抑價格波動,可以長期持有實體資産並堅持運營保障就業,可以不計代價維持各項使用價值的基本供應,可以主動遷就上下遊産業鏈協調及終端消費者福利,可以配合政府各種政策性的行爲要求。“十四五”期間,對于基礎産業、公用事業領域的部分大型國有企業,可以施行使用價值略微優先于財務價值的監管考核指標,即應該從“大而不能倒”轉向“低而不能倒”,承認“兜底者”對于産業生態體系的獨特價值,真正釋放國資國企的制度優勢。

可否開始向技術型政策體系轉型?

長期以來,我國能源領域屬于典型的發展型政策體系,重視規模與速度、不重視激勵技術進步,忽視應有的技術經濟門檻。後果就是,雖然2012年我國風電裝機容量就已達到世界第一,但到目前仍未實現平價上網,至少2.1億千瓦(占全國發電總裝機容量的10%)的存量風機將繼續享受補貼5-20年。此外,雖然2016年我國光伏裝機容量就已達到世界第一,但時至今日依然依賴政府補貼而生存,目前存量光伏已經超過2億千瓦。

隨著新型冠狀肺炎疫情全球化、長期化,我國所面臨的國際國內形勢日益嚴峻,這勢必需要優化財政補貼結構、提高政策資源效率。“十四五”我國能源可以開始從“發展型”向“技術型”政策體系轉型,以便更好地爲助力經濟社會高質量作出應有的貢獻。

(来源:中国石油新聞中心)

關閉窗口
 
集團宣傳片
熱門文章

版權所有:易赢娱乐 
技术支持: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    陕ICP备案:05015368号   网址:www.zs-yilong.com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覽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